[暨南地理·真如] 鲁迅三次演讲倾倒无数师生

  暨南改组成综合性大学后,招揽了一大批负有时望的人才。周谷城、梁实秋、夏丏尊、潘光旦、叶公超、梁遇春、陶冷月、顾仲彝、洪深……可谓硕学通儒,云集真如,盛极一时,这些大师留给世人的是一座座丰富的文化矿藏,也给暨南留下一段段难忘的掌故。

鲁迅

曹聚仁

夏丏尊

洪深

  真如时期的暨大,可谓“名师荟萃,学术活跃”。这时候走进来的一对兄弟可为明证:弟弟周建人,任教暨大生物系;兄长鲁迅,即周树人也在暨大作了著名的三次演讲,与师生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1927年,鲁迅携许广平到上海不久,夏丏尊邀请其到暨大演讲,刚成立的中文系也以“暨南大学一年级同学会”的名义发出邀请,鲁迅欣然答应。同学会中多是侨生,但久闻鲁迅大名,为表示对这次演讲的重视,事前就已在福州路的华兴楼包好套房。各院的学生也闻风而至,待鲁迅到时,房间已被挤得满满。鲁迅在作了《关于文艺创作和读书方法》的演讲后,就在华兴楼与学生共进午餐,相谈甚欢。

  不久,在暨大任教的章衣萍再次邀请鲁迅到校演讲。他们两人早在北大期间就开始来往,交情甚笃,鲁迅自然爽快答应,再次为暨大学生演讲了《政治与文学的歧路》,内容映射当时的国民政府限制人们的言论自由。

  当时,年轻的教授曹聚仁为其作笔录,从此开始了与鲁迅的一段“忘年交”,感情日深。后来曹创办讽刺杂志《涛声》,鲁迅不断投稿支持。多年后,曹聚仁写出了《鲁迅评传》,被评为“还原了有血有肉的鲁迅”,与把鲁迅神化得“高、大、全”的潮流形成鲜明对比。

  经过了两次演讲后,鲁迅与暨大学生逐渐熟悉,其中与秋野社的陈翔冰、郑泗水、温梓川等交往较多,在日记中多次提及这些学生,对于其社刊《秋野》也是每期必看,有空时还指点他们的写作。

  1931年,暨大另一个文学组织槟榔社邀请鲁迅作演讲。邀请函发出一个多星期,便收到鲁迅回复。他与学生约定在真如车站见面,他自己从市区搭车过来,学生均感动于鲁迅的平易近人,不摆架子。当日,七八个学生早早到真如火车站等候,一看到钻出火车的鲁迅,大家一窝蜂地拥了上去,把先生迎到学校。

  此次演讲在学校饭堂举行,也是一派水泄不通之势,题目为《发牢骚》,鲁迅延续了其一向的风格,讽刺当时社会的“发牢骚”多是因个人利益,于整个社会毫无用处。可惜演讲稿多年未收录进鲁迅全集,倒是保存在当年的《暨南周刊》。

  名师逸事

  郑洪年主校期间,采取“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聘请了许多知名的专家学者来校任教。不同的思想在这里激荡交汇,碰撞出耀眼的火花,在暨南的学术发展史上熠熠生辉。
  
  曹聚仁和林语堂的“标点斗争”

  著名学者曹聚仁和林语堂之间的一场关于标点的斗争常被暨南人津津乐道。这二人在学术观点、学派上早有对立,曹聚仁提倡大众语,林语堂则主张语录体,以明代公安派袁中郎为宗师,对大众语颇有微词。

  暨大文学院的青年教师刘大杰与林语堂过从甚密,在学术上有共同语言,他标点的《袁中郎全集》引起同在暨大任教的曹聚仁的注意,曹抓住书中的一些标点错误大做文章。林语堂对他的借题发挥极为不满,于是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在当时的文坛也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翩翩公子”叶公超踢足球

  20年代的暨南学生,没有几个不认识那个经常叼着烟斗,西装革履的叶公超的。这个“新月派”的骄子不仅仪表堂堂,举止优雅,还说得一口漂亮地道的京片子,英语也是说得极传神,学识渊博,上课滔滔不绝,倾倒学生无数,受欢迎程度宛如“明星教师”。

  斯斯文文的他,还是足球内行,美国读书时候就曾是大学的足球名将,来暨南教书后,他就常常一大清早起来和一班青年小子“踢波”,大家你争我夺,玩得很起劲。场下经常与学生交流球经,切磋战略战术,传授不少独门“杀手锏”。
  
  “花旗装男子”梁实秋

  大概梁先生的作品太为人传颂,以致大家都记住了他的作家身份,而忘记了他的教师身份。他当年在暨南讲授“文艺批评”,除了经常穿着花旗装,他留给学生的印象,就是脸上那永远一团和气的神情,说话慢条斯理,远远看见他,却是神采飞扬的模样。

  以散文闻名于世的梁老师,就连讲课时的遣词造句,听起来也是绝佳的散文味,说话文雅的同时却另有豪迈和幽默。

  他对当时的文学团体秋野社很是支持,不仅常常为其月刊《秋野》撰稿,还经常指导学生写作,深得学生爱戴。
  
  夏丏尊写对联感叹教书暨南“不容易”

  当时在暨南教书,是众人皆知的“不容易”。由于学校和学生的要求高,不要说那些虚有其表的教授站不住,就连一些名教授也会“吃瘪”。尤其是教国文,完全新的不行,完全旧的也不行;既要懂得国学,也要懂得新文艺。两样都过关了,还要口才好表达妙,才能站稳脚跟。

  博学如夏丏尊先生也常常感到压力大,写下“命苦不如趁早死,家贫无奈做先生”的对联。据说这幅对联在当时极为有名,深有同感者为数不少。
  
  戏剧大师洪深教英语

  洪深是30年代上海滩名噪一时的戏剧大师,后来任教暨南,教的却不是自己最擅长的戏剧,而是必修的英语。

  但他教课仍然脱不了老本行,念起英文来抑扬顿挫像在说台词,不仅表情丰富,还手脚并用,动作夸张,把一本正经的英语课上得像演戏一样趣味盎然,因此他极受学生欢迎,上课的大教室也总是被挤得满满。

  □ 本版整理:陈枫 陈洁

 

真如时期暨大校园文化发达,期刊众多。其中文学刊物《秋野》连鲁迅也每期必看。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