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人物·校长] 书记省长亲任校长沥血倾扶

陶铸是1958年暨南重建的关键人物。


  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三任地方官亲任大学校长主政校园的,除了暨南大学这所特殊的中国第一侨校外,可能别无其他。

  如水时光匆匆流逝,在一百年的历史长河中,暨南人永远不会忘记这三位对学校的发展作出卓越贡献的校长——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陶铸、时任广东省省长的梁灵光、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杨康华。



陶铸

  上书总理复办暨南 自掏薪俸安装门窗

  王越,暨南园里103岁的老校长。在那熟悉的校园,窗外紫荆盛开,忆及1958年辅助陶铸书记复办暨南大学的点点滴滴,老人家竟然字字清晰、铿锵有力。

  据王老回忆,暨大自1949年被上海市军管会接管,之后被并入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后,停办了将近10年。到了20世纪50年代中期,随着新中国的国际威望日益提高,回国求学的华侨学生逐年增多,主政广东的省委第一书记陶铸及时上书国务院,最后,周总理批准恢复暨南大学。

  为了暨大的复办,称陶铸“殚精竭虑、费尽心思”并不为过。走马上任重建后的首任暨大校长后,他在学校一次党政领导会议上给大家掏过心窝:有何难题来找我!他“力挺”陈序经,坚持用回“暨南”这个校名。两件事,让当时的老师非常感动。

  大学之谓大学,先有大师也。陶铸深谙此道,第一招就是多方招揽人才,以“借调”名义向中山大学“借”来多名大师,包括曾任中大校长的著名经济学家、东南亚史研究专家、具有丰富办学经验的陈序经,王越则以中大教务长的身份“借”到暨大担任副校长。经过陶铸的努力,当时的暨大中文系有萧殷,外语系有曾昭科,历史系有朱杰勤,水产系有熊大仁、廖翔华,经济系有蔡馥生等,一时之间暨大人才济济,这些学科时至今日仍是暨大的招牌。

  有了大师还要有大楼,完全白手起家重办一间大学谈何容易。几经考察,王越等校领导看中了石牌村的大片农田,陶铸闻讯立马致信当时的广州市市长朱光,让他出面解决石牌村迁移问题。后来学校发展了,办水产系急需实习基地。陶铸知道后,又给朱光写信,很快,200多亩地就划归暨大作为农场。

  陶铸为暨大不仅掏心,而且还掏钱。王老回忆说,当时学校建教学楼、宿舍楼、图书馆等,省政府划拨了大笔资金。陶铸还出面请侨办联系爱国华侨为暨大募捐,光香港的王宽诚就一下子捐了100万,当时的100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为学校盖起了教学大楼。教学大楼建好后,安装门窗的10万元却没了着落,陶铸听说后,决定这笔钱由省里批给暨大,他自己还悄悄地捐出3个月的薪俸。

  尽管已是数十年前的往事,但回忆起当年的领导,王老至今仍对陶铸的挚诚非常敬佩。他最记得,有一晚陶铸特意请王越等校领导到自己家中吃饭,陶铸当着大家面非常痛心地检讨:中国的知识分子大部分是爱国爱党的,反右运动是搞错了。

  也许正是心中与知识分子同声同气的情结,陶铸后来一系列举动让他在暨大、在广东的知识界赢得尊重。

  陶铸曾有“春秋二祭”做法,即在春秋二季,邀请数十位广东知识界的代表人物赴从化温泉,好吃好住还要大家提意见,每次他都是自己提前过去,每一个房间亲自检查,直到认可为止。

  20世纪60年代中期,在中央的关怀和陶铸的领导下,重建暨大使命基本完成,当时身为中南局书记的陶铸便推荐陈序经担任校长。王老还清晰记得,1963年1月,陈序经赴暨大履新,陶铸亲自向大家一一介绍新校长,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这也是暨南人最后一次见到“陶校长”了。后来,“文革”开始,陶铸受到不公正对待,被迫害致死,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心中一直牵挂的暨南!

杨康华

  从零开始两度主持重建

  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杨康华先后两度担任暨南大学校长,1963年2月,暨南大学董事会成立,杨康华任副董事长。1964年春,教育部任命杨康华为暨南大学校长、党委第一书记。

  杨康华十分注意根据华侨学生的特点做好管理工作。对华侨学生,他提出了“热情鼓励,亲切关怀,严格要求,耐心教育”的办法。当时,有些同志受“左”的思想影响,对侨生有片面看法,认为学校对华侨学生“迁就太多”。杨康华校长对这种说法给予严肃的批评。他说:“有人认为华侨学生问题最多,很难搞好。这句话百分之百是错的。不能不看到侨生是爱国的,多数人是要求进步的,我们要从这个基础出发,循循善诱。不能光看人家的缺点。要想想自己是怎样走上革命道路的。”

  粉碎“四人帮”后,党中央于1978年春决定恢复暨南大学。杨康华同志受命主持复办工作,担任复办暨南大学筹备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当时复办暨大,几乎一切从零开始,因暨大校园被占用,图书设备被瓜分,人员被分散到广州地区4所院校。中央指示,暨大当年复办,当年招生。时间十分紧迫,任务非常繁重。以杨康华为首的筹备工作领导小组发扬艰苦创业的精神,带领全体工作人员,克服重重困难,进行紧张的筹备工作。经过半年时间的筹备,暨南大学终于在10月16日开学了。

  暨大复办后,杨康华再次担任校长、党委第一书记和董事会副董事长。

梁灵光

  四处“化缘”筹措巨额经费

  直到现在,暨大现任校长胡军还为自己的毕业证书上有梁灵光的签名而自豪。1982年入读暨大的他对老校长印象深刻,“梁老待人热情大方,平易近人,乐于听取意见,这应该就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吧。”

  “他是在危难时刻接手暨大的。”暨大原党委书记伍国基说。1983年10月,时任广东省省长的梁灵光兼任暨南大学校长。暨大1978年复办后内外交困,办学资金尤其匮乏,每年经费仅有1500万元。

  梁灵光走马上任后便烧了“三把火”,“第一把火”是组织学习领会中央《关于进一步办好暨南大学和华侨大学的意见》的精神。这使得当时尚处迷茫阶段的学校领导班子在办学指导思想上取得共识。

  “第二把火”是为学校争取职称评定方面的优惠政策,大胆提拔年轻人,稳定教师队伍。为此,梁灵光亲赴北京会见国家教委领导,说服教委为侨校暨大作出政策倾斜。

  “第三把火”就是四处“化缘”:充分发挥董事会的特殊作用,争取海外侨胞、港澳同胞的支持。为此,霍英东先生捐赠100万美元兴建了华侨医院门诊部大楼,邵逸夫先生捐赠1000万港元兴建了体育馆,秘鲁戴贺廷、戴宗汉先生兄弟合捐100万元用于购置教学科研的仪器设备,颜开臣先生捐赠100万元兴建学生校友活动中心……

  据暨大校史专家马兴中回忆,梁灵光校长对学校在办学中或师生生活中的困难,总是积极想办法解决。如当时广州电力供应不足,学校经常停电,梁灵光得知这一情况后,亲自找供电局的领导,后来,暨大的供电就比较正常了。

  而每年开学典礼、毕业典礼,梁灵光都会来参加,学期末,面对要求与校长合影的毕业生,这位老校长、老省长总是来者不拒,经常在烈日下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

  马兴中说,有意思的是,梁灵光虽不是暨大学生,但与暨大爱国学生关系密切,一起从事抗日救亡活动。暨大爱国学生曾在梁灵光的住所多次开过秘密会议,他与夫人、暨大校友朱含章也是在去南京请愿时的火车上相识的,没想到半个世纪之后,梁灵光再次与暨南大学结缘。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