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地理·建阳] 白天避炮火 晚上“开夜车”

  在全民抗战的艰难岁月,暨大在建阳踏百草,斩荆棘,始得容身之地。战事频繁,粮食奇缺,设备简陋,疟疾横行,师生深受煎熬。时任校长的何炳松在一次周会上流着眼泪说:“大家生活太苦了,我都知道,点灯的桐油买不起,作笔记的墨水买不起,有的教授连换洗长衫也没有……”

  然而,“四五年的建阳生活,大家在缺乏现代物资供应下度日,而不觉其苦,医疗设备很差,但疼痛不多,敌寇侵袭消息频传,而不感恐惧,警察不多,而治安绝佳。”暨大校友的回忆最能概括战时学府的精神风貌。

1944年部分同学在校门口合影。

 

抗战时期建阳童游文庙校本部。

建阳学生宿舍。

  1942年初夏,暨大迁至建阳不久,侵占杭州、南昌的日寇向浙赣铁路沿线大举疯狂进犯,建阳是前线的后方,闽北交通要冲。当时,敌机除狂轰滥炸交通线和逃难军民,几乎每天窜至建阳上空,肆无忌惮地投掷炸弹扫射机枪。学校这时作出紧急决策:白天逃警报,晚上点汽灯上课。

  “白天进山,晚上出洞”成为当时暨大师生普遍的生活节律。天亮起床后,同学们便把衣被藏至院子角落,吃完早饭,提着米饭和酱煮黄豆、带上学习用品也就开始了“逃亡”之路——进山躲警报。等到下午太阳下山,警报解除后,大家便拖着疲惫的双脚返校,取回衣物,吃过晚餐,迎接老师讲课。后来,学校为了学生逃警报的方便,在童游街北面山上修建了相当数量的防空洞。

  防空洞提供了一个便捷舒适的逃离环境,但同学们还得学会把握逃离时机,稍有不甚便会陷入危险,据吴可贵校友回忆,有一次,心存侥幸的他留在了学校吃午饭,并在大礼堂午休起来,刚进入梦乡,便被紧急的警报声吵醒,等他跑到田间小道上时,乍一看,敌机已经开始凌空盘旋扫射,这时他急忙躲到水田沟中,等敌机走后,才探出头来,其他一些没来得及去防空洞而临时躲避的同学也从不同地点钻出来,大家面面相觑,狼狈之余也庆幸无恙。而许杰教授在1976年还赋诗追忆那段“上面飞机下面人”的烽火岁月,为了“跑警报”,他带着全家在旷野上奔跑,“有时钻草堆,有时干脆就趴在田野里。”

  就这样,大家度过了一天天“白天避炮火,晚上开‘夜车’”的生活,尽管白天已经很疲倦,晚上光线不好,但老师讲课学生听课,无不精神振奋。学生们晚上除听老师讲课,一切要动笔写的都得连夜苦战,尽管如此,却无误学业者。

  史海钩沉

  宿舍:洗澡都不保密

  在建阳童游文庙,暨大不得不改庙宇、祠堂以供教工和学生住宿。

  当时的教工宿舍极其简陋,每个单位一房一厅,房子的墙壁用木质条板拼成,屋顶则由茅草筑盖,夏热冬冷,与天地同凉热。

  不久后,木质墙壁便因干裂而出现裂缝,邻家之间可互窥动静,甚至“连洗澡也不保密”。每逢刮风下雨,屋顶上的茅草被淋湿或卷走,豆大的雨滴便会入屋,教工们不得不用脸盆去接。所幸宿舍走廊颇宽,教工们便经常聚集在走廊上聊天、烧菜,家家“一个炭炉一口锅”,生活简朴精神乐观。

  学生宿舍也是由宗庙改建,但有些是新盖的茅屋,“毛竹作骨架,芦席糊泥墙壁,茅草、稻草盖顶”很好地概括了当时的住宿条件。宿舍的窗户是用毛边纸做成,极不透光,为增加透光性,同学们便涂以桐油。有同学贴了一副对联在宿舍门口,借以苦中作乐解嘲,上联是:“有睡万事足”,下联是:“无考一身轻”。

  伙食:几粒黄豆下饭

  因为人口骤增,粮食奇缺,加上物价起伏,给暨大经费带来很大威胁,教育部下拨的经费(包括膳费),因战时交通不便而未能按时到校。学校经费应付艰难,“每日为米食奔波”。

  学生生活被誉为“几粒黄豆下饭”,一些靠公费伙食过日子的同学,只能天天吃黄豆。这些黄豆是在蔬菜供应极少的条件下,何炳松校长设法搞到的,或佐粥,或煮汤,或下饭。

  因为食宿清苦,在同学们中间普遍流行一种“打牙祭”的说法,即一个月宰一次猪,每人分得半钵头红烧肉。个别家境宽裕的同学则可以去童游街上唯一的饭馆“宜园”吃饭;穷学生则没办法,只能买几个叉烧包解解馋。

  后来,粮食部指令建阳县政府发放公米,暨大粮食问题才略有缓解。学校也设立合作社,收买空地种植蔬菜,自制豆腐等,改善师生生活。学生倡议并成立了经济委员会,自办伙食,每月一届,由同学代表轮流管理。

  设备:菩萨像作模特

  学校迁至文庙后,硬件设备奇缺,没有图书馆,书籍也很少,一些仪器还要跑去附近县大学去借,教学设备极其简陋。

  记得刚到建阳时,由于转战搬迁,艺术科的教学设备、画具材料极为缺乏,大家只好“因陋就简,就地取材。”没有做基本练习的石膏像,老师就带学生到寺庙去画菩萨和附近农民、铁匠、木工以及山沟里的畲族猎户;请不到人体模特,十多位同学只能轮番做模特儿。何校长很提倡这种就地取材的办法,他说:“希腊、罗马雕刻的多是神话中的人物,是洋菩萨,现在我们画庙里的菩萨塑像,作为基本练习,有何不可?”

  □ 本版整理:陈枫 王分枝 刘姝伶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