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地理·建阳] 民主堡垒 革命摇篮

  烽火连绵点燃了民主之光,南迁建阳后的暨大,爱国热潮风起云涌,暨南学子继续发扬着优良的爱国民主传统,积极顽强抗日,表现出青年大学生高昂的爱国主义精神。一些爱国阵地、社团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不仅成为支持抗日民主运动的精神暗流,也丰富了校园文化生活。建阳暨大因而被誉为“民主堡垒,革命摇篮”。

  “拉起手来,同学们!在民主的旗帜下,我们合力工作。……我们在斗争中生长,谁要压迫我们,他一定灭亡!……阳光照亮了我们的队伍,看吧!前面展开了新社会的康庄。”

  ——壁联会歌

  “每一个文艺青年,每一个文艺工作者,也同样的都是文艺战线的斗士,只要你能有一份力量,拿出一份力量,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便算尽了战斗的最大责任。”

  ——许杰


  1945年,暨南大学壁报联合会成立时,代表合影。

  

建阳时期的校园。

  建阳时期的学生社团繁多,影响较大的有史地学会、学林社、未名社、经济学会、新闻学会等,但在当时影响最大,范围最广的要数1945年12月26日成立的“暨大学生壁报联合会”,简称“壁联”,它是学生社团的组合体,群众联系极为广泛。“壁联”具有鲜明的政治性,要求民主团结、言论自由,并出版壁报“壁联”。

  1945年冬的一天,几个学林社、太白社成员在童游镇上的德黑兰茶馆碰了面,论起时事,这些“笔杆子”建议成立一个“笔联”,后又觉得圈子太小,故改为“壁联”。随后,学林社、太白社举行联欢,接着,太白社、学林社、史地学会、中国文学研究会、一九四六级级友会共同发起,组织“壁联”。后来,其它一些社团也纷纷加入到“壁联”的旗帜之下,组成浩大的声势。“壁联”几乎囊括了当时所有的社团。

  联系全国和建阳暨大,联系自己和群众,坚定地按照党中央在全国范围的政治斗争中所指明的方向前进,这是“壁联”的本质。正因为此,壁联被誉为“作为骨干,不是知识分子自我欣赏的小圈子,不是在茶馆里说长道短的‘沙龙’,它生活在群众之中,为群众服务。”

  “壁联”成立后,充分发挥了政治敏感性,密切联系群众,及时、准确地把全国民主和反民主搏斗的场景再现在暨大学生面前,表现出自己对大学生群众的充分信赖。“壁联”从成立到离开建阳,干了三件大事,震撼了暨大。
  
  抗议“一二·一”昆明惨案

  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就意欲发动内战,频频破坏民主运动。“一二·一”昆明惨案发生之后,“壁联”在大礼堂集会,声援支持民主运动。在掌握了惨案足够的文字材料之后,“壁联”经过商议后,不顾学校有关领导的软硬兼施,决定罢课抗议并立即出巨型壁报。
  
  抗议上海学生被殴

  昆明惨案发生后不久,上海传来学生被殴打的消息,当时马歇尔来到上海,伪装为和平作“军事调处”,上海大学生便向马歇尔请愿,表达实现和平、停止内战的愿望,不料却遭到特务、军警的殴打。于是,“壁联”决定组织第二次巨型壁报,揭露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倒行逆施。壁报出版后,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有人一边流泪一边读,读了一遍又一遍,誓为民主而斗争。
  
  东北事件时事晚会

  1946年发生“张莘夫事件”,日本人拆工程,张莘夫是一个工程师,到东北去接收日本工程,后来死了,国民党声称是苏联红军害死的,在全国范围内掀起反苏大游行。就在这时,“壁联”决定先发制人,召开时事晚会,揭露事实真相。这就是建阳历史上唯一一次严肃、紧张而热烈的晚会。当时东南地区,许多大学都掀起了反苏游行,唯独暨大成功地抵制了这股逆流。

  史海钩沉

  偏居山隅歌声愉快

  师生们生活在战乱时期,尽管物质条件差,精神生活却丰富无比,何炳松校长提出“训导不可过于严肃,须于严肃之中有乐趣之调剂。”加之暨大是一所侨校,侨生好动,天性活泼,暨南园虽处寂静山区,但仍保持了侨校的特点——弦歌不辍。

  每到周末的晚上,教室里就会传出以悦耳的口琴为伴的歌声,一直传到学生宿舍,这便是歌咏团在演唱,当时的团长由周光岐担任,后来由陈默接班,歌声把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给单调的学生生活增添了色彩。

  有一次,歌咏团照常在教室里演唱,练唱刚开始,汽油灯就灭了,这时谁也不愿走,在黑暗的屋子里,大家还是唱得很认真,这时何炳松校长从教室外经过,听到了这从黑暗中传出的歌声,他说:“没有灯,你们还坚持唱,很好,很好。可以练些外国歌曲,音乐是没有国界的。”

  歌咏团不仅在校内唱,也去县府礼堂表演过,如在校内外公演过《黄河大合唱》。据陈默回忆,在当年艰苦的条件下,排演这么多大型剧目十分困难,但幸有校内外群众的支持,有的教授借出了多年珍藏的燕尾服,有的借出了保存很久的雪茄……大家热心的支持,不仅活跃了山区的文化生活,也为抗战服务,鼓舞了群众。

  投笔从戎蔚然成风

  时任校长的何炳松被誉为“抗日战争时期最富民族气节和民主治校的教育家”,在他的带领下,全校师生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暨大教师以学术救国,学生广泛联系进步分子,逐渐形成一股稳定的革命力量。

  1944年,失势的日军为支援其困于东南亚和滇缅边境的军队,对我国豫、湘、桂、黔发动了猛烈进攻,此时,国民党提出“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号召学生志愿从军,增强反攻力量,争取最后胜利。暨大遂掀起了一股从军热,大家报名踊跃,并专门编印了暨大《从军学生纪念册》,“一时蔚成风气,情形之热烈,实开东南学生从军卫国之先风。”充分展现了“万里长征缅甸,舍生冒死不辞”的精神和投笔从戎的爱国热情。

  □ 本版整理:陈枫 王分枝 刘姝伶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