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地理·羊城] 叶帅题校名 暨大收失地

暨大当年为庆祝叶帅题校名,召开大会。



  文革期间,暨南大学被迫解散。直到1978年,在中央领导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下,终于得以重建。董事长廖承志四处奔走,叶剑英元帅题字相助,荣毅仁等校董慷慨解囊,使暨大在重建初期便具备了相当可观的规模。



  暨南大学的正门,是一个巨大的白色拱形标志性建筑。题写于上的校名“暨南大学”,是四个金色的大字。字体端庄清秀,透着几分儒雅和英气。这是叶剑英元帅的手笔。这四个不平凡的字背后,隐藏着暨南大学复办历程中一段艰辛曲折的历史。

  文革期间,暨大被迫停办,师生也云散到周边学校,校区被当时的第一军医大学接管。文革结束后,广大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强烈要求恢复暨南大学。1977年12月,李先念副总理在全国侨务工作会议预备会议上提出,要把暨南大学首先恢复起来。1978年中央要求,暨南大学要当年复办,当年招生开学。

  暨南大学的复办几乎从零开始,任务十分艰巨。第一步就是要从第一军医大学收回暨大校舍。1978年2、3月间,担任学校董事长的廖承志副委员长和罗瑞卿秘书长举行多次会议,决定第一军医大学在三年内逐步把校舍归还暨南大学,支持暨大的复办工作。

  当时,罗瑞卿在会上特别强调:“党中央决定恢复暨南大学。今天谈房子问题,不是搬不搬的问题,而是怎样搬的问题。这是党中央的决定,我们军队一定要服从……”

  校舍收复的工作进展很慢。在这个时候,叶帅的题字发挥了重要作用。1978年3月30日,他欣然命笔,为暨南大学题写了校名。据了解,叶帅对题字十分认真和慎重,一连题写了七次才最后定稿,可见他对暨大建设的重视。

  1978年4月17日,国务院批转了教育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关于恢复暨南大学、华侨大学有关问题的请示》。有关校舍问题,文件写明:“最近中央军委已决定军医大学将暨南大学的全部校舍(包括扩建的房屋)和借用的营具设备尽快退还暨南大学。两校要本着互助互让精神做好交接工作,以便暨南大学今年秋季招生开学。”

  由于叶帅和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第一军医大学积极配合,腾出了第一批教学大楼、办公大楼和若干学生宿舍、教工宿舍、饭堂等,使暨南大学能在当年秋季顺利招生开学。

  当时被迫流离的师生奔走相告,“我们回来了!”暨南园成为一片欢腾的海洋。

  荒唐年代:值班员的一个电话停办了暨大

  文革期间,暨南大学在一夜之间突然停办了。原因竟是一个荒唐的电话。

  1970年,林彪集团气焰达到顶点,在广州扩展势力范围——撤销暨南大学,把第一军医大学迁到广州,接管暨大“环境幽美、交通方便、房舍集中,比较适用”的校园,早已在酝酿中。

  为了给军医大的南迁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们向国务院谎称:“暨南大学的房子已经空起来了”。

  1970年1月25日,国务院值班室值班员给广东省革委会打电话称:“总后勤部向国务院提出,广州市暨南大学的房子已经空起来,军队需要占用,经与广州军区、广东省、广州市革委会商量,他们同意交给军队。你们双方已经商量好,国务院同意将暨南大学的校舍和营具都交给广州军区和总后勤部。”

  在没有任何正式中央文件、仅凭一名值班员电话通知的情况下,1970年2月初,他们通过广东省教育办口头通知暨南大学革委会,宣布撤销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被迫开始了搬迁,一所全国重点大学就这样被撤销了。所属各系“五马分尸”:“中文、历史、数学、物理四系合并到广东师院(即现在华南师范大学),经济、生物两系合并到中山大学,外语、外贸两系合并到广州外语学院,化学系、学校机关和直属单位合并到广东化工学院(该院后来合并到华南工学院)。仪器设备、图书资料也被瓜分。”

  省长挂帅“八方人马办暨大”

  1978年3月,广东省委决定由副省长、原暨大校长杨康华兼任复办暨南大学筹备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原暨大副校长梁奇达任副组长,原暨大副校长王越,原暨大党委副书记罗戈东、朱明,原暨大副教务长李天庆以及刘希正为筹备工作领导小组成员。

  为使筹备工作顺利进行,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副省长李嘉人也参与复办暨大的具体指导工作。4月25日,吴南生书记召开省、市各相关部门及各高等院校共56个单位负责人参加的会议,共商支持复办暨大有关事宜,到会的负责人纷纷表示要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支持和帮助办好暨大。正如杨康华在会议上所说:“昔日是八方风云会中州,今天是八方人马办暨大。”

  复办暨大的喜讯一传开,半年多时间,就先后接到来自海内外2000多封函电。加拿大的两位华侨女青年在来信中说:“我们从报章上得悉暨大恢复招生,十分兴奋,我们三年前毕业于多伦多大学,从事肿瘤研究,对祖国医学十分向往,希望能获准回来就读。”

  副董事长荣毅仁带头捐款56万

  当时复办暨大,任务艰巨。在有关单位的支持下,学校收回了部分校舍,从4所院校调回原暨大教师、干部,收回部分图书设备。同时还从全国各地物色、调进了一批骨干教师,以充实师资力量。在系科专业设置方面,除外贸系外,原有其余8个系均复办,并增设了新闻系。

  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和广大教职员工的共同努力下,仅经半年时间的筹备,暨南大学便恢复了,并于当年秋季招生开学。广东省副省长杨康华继续兼任校长,梁奇达、王越、罗戈东任副校长。10月16日,隆重举行了暨大复办后的首次开学典礼。

  为了改善办学条件,1978年6月9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暨南大学董事会董事长廖承志在暨南大学礼堂主持召开董事会全体会议,共商复办暨南大学事宜。荣毅仁副董事长率先表态,将国家落实政策发还他的56万元捐赠给暨南大学,支持学校的建设。在当时,56万元是一笔巨款,它给暨大的建设充实了力量。同时也带动了其他校董的捐献热情。

  全国高校首建计算机中心

  在国家的支持和社会各界的捐助下,暨大复校不久后的建设就颇具规模,特别在学科建设方面,暨大刚刚起步,就表现出了自己的实力。

  1978年9月暨南大学医疗系改为暨南大学医学院,这是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后,在综合大学内设立的第一个医学院,也是全国大学中第一次恢复学院的建制。1979年暨南大学开始招收6个学科专业的研究生,到了1982年,教育部批准暨南大学为全国首批有学位授权的学校之一。随后暨大又在全国高校中第一个建立了计算机中心。

  1980年1月11日,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钱三强,北京大学校长周培源等一批科学家莅临暨大参观访问。当时周培源说:“暨大建立了计算机中心,北大还没有。”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