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地理·羊城] 暨大学子骑车上京倡设“尊师节”

暨大学子们不畏辛苦,骑着自行车一路走,一路宣传着。


  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激情燃烧,充满着理想和希望。暨南青年敢为天下先,首倡教师节的建立;他们唱诗辩论,抒发自己的人生热情;他们登上直升飞机,遨游蓝天,畅想未来,在新时空里抒发自己的理想……


如今,尊师重教在暨大已蔚然成风。

  “中国是礼仪之邦,我们的生活有许多节日,但竟然没有一个‘尊师节’!这跟一个拥有2亿多学生和1300万教育工作者的国度是多么不相称!”话音一落,掌声四起。

  这是1983年12月,暨南园“爱我中华”演讲比赛中的一个片断。演讲者朱川,暨大国际金融系81级学生。

  “那时每年殴打教师事件比火灾还多!”

  演讲之所以引起热烈的反响,来自于当时社会对教师地位、待遇的焦虑。有人戏言,那时广东每年殴打教师事件的次数竟比火灾还多!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时任暨大校团委书记的蒙雅森老师依然历历在目:“朱川在演讲的时候,多次被长久而热烈的掌声打断,有的学生站起来喝彩,有的甚至一边流泪、一边鼓掌。”

  演讲比赛结束不久,朱川联合了中大、华工、华师大、华农的学生会成立了一个“广州尊师节促进会”,发动同学们从身边的小事做起,发扬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他们组织了一系列如定期上门义务为教师修家电、理发,为老师买煤、搬煤等活动,在全广州市范围内开展,得到了广泛好评。

  1984年5月20日,200多名师生共聚暨南校园,举行尊师日联谊活动。“桃李酒芬芳,尊师情切切”。这一天,他们正式向全国人民发出“树尊师之风,立尊师之节”的倡议。

  自行车队一路跋涉,宣传“尊师节”

  广州尊师促进会的同学决定利用暑假北上,进一步宣传设立“尊师节”的意义。他们计划兵分两路:一路骑单车前进,着力在路上宣传;一路乘火车迅速抵达北京,在北京先行展开宣传。

  1984年7月18日,是他们决定出发的日子。在暨南大学图书馆前,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不少老师赶来支援和鼓励。著名教育家汪德亮激动地握着北上同学的手说:“你们去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特地赶来为你们送行。”

  自行车队由肖宇、黎坚、刘雄彪、李子赤、韩俊五位同学组成。他们一路跋涉6000公里,历时22天,途经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北京等地,进行“尊师节”宣传、调查活动。

  全国人大确定教师节,师生激动欢呼

  一行人长途跋涉,又要携带沉重的尊师宣传调查材料,且不允许多带开水和药品,在日晒雨淋、缺少药品的情况下,不少“骑士”病倒。82级李子赤同学到湖南郴州就发起了高烧,化学系82级刘雄彪同学到武汉也生病了。

  麻烦最大的要数拉肚子。路上厕所的“密度”远远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因此他们不得不找没人的地方,几个同学围成人墙……一路上,沿途群众热情支持,有的送麦乳精,有的给即食面,还有的硬塞“盘缠”。《光明日报》等媒体还给予突出报道,影响很大。

  1985年1月11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确定每年9月10日为教师节。当教师节确立的消息传到暨大校园,师生们激动地欢呼庆祝。

当年在暨大的美好时光,令很多同学们至今不能忘怀。

  激情往事

  直升机上演绎“蓝天畅想曲”

  1983年5月,由暨南大学团委带头向其他在穗高校倡议发起了一次“遨游蓝天,畅想未来”的活动,打算借用当地部队的飞机在广州上空俯瞰,感受广州的新变,抒发时代的热情。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大胆的提议。随后,中山大学、华南师大和华南农业大学三所学校积极响应,共同组织了这次活动。他们在广州市政府的协调帮助下,找到了当时驻扎在黄村的空军部队。部队经过向上级请示后,答应给他们提供三架军用直升飞机。经过推选,一共30名师生登上直升机,飞上了蓝天。

  当飞机飞到暨大上空,同学们辨清了暨大的那幢在当时来说颇为高大的教学楼时,都不禁欢呼了起来。飞机在天空盘旋了虽然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但对于暨大师生来说,能在空中俯瞰美丽的校园确是永生难忘的回忆。
  
  大胆拉广告筹募善款

  暨大学生的思想格外活跃,行动上也是非常大胆。

  他们具有超前的经济意识。据一位老教师回忆,当时在国内对广告还怀有偏见的时候,暨大的学子就已经懂得以拉广告赞助的方式来取得用于活动的资金。在当年骑车上京宣传尊师节的活动中的巨大花费,其中就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医药企业“潘高寿”的赞助。

  在当时,暨大的港澳侨生曾组织过多次“饥馑一十”活动。他们发动同学静坐并连续10小时不进食,与遥远的非洲饥民一起体验饥饿。有的参加者在真切地感受到这种民生疾苦之后会更加珍惜生活,勤俭节约;而有的参加者则慷慨解囊,热心捐助。活动得到的捐助会一分不少地捐献给慈善组织。这也成为暨南大学的一个优良的传统,一段佳话。

  汪国真:文学热潮席卷校园

  1980年代的暨大年轻学子们喜欢用文学和辩论的形式来传达自己内心的情感。他们以中文系为中心建立了红土文学社,并且刊行了文学刊物《赤子心》。这个刊物一直延续到现在,成为培育暨大文学的一方热土。

  据一位老师回忆说,文学被普及到校园的各个角落,甚至有人在食堂里面以大声朗诵诗歌为快。文学已然成为那个时代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著名诗人汪国真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是暨南大学中文系1982届学生,大三的时候开始将业余时间集中于诗歌创作,期间一首打油诗《学校一天》刊登在中国青年报上。有一个空军政治学院的军官,因为一种罕见的病而成了植物人。与他相爱的女友每天守护着他,等待奇迹出现。当时他们都喜欢汪国真的诗,后来,女友含着泪配上音乐录了一首汪国真的《感谢》,一遍一遍地放给这个军官听,“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终于有一天她看到从他的眼角流出了两滴晶莹的泪。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