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地理·羊城] 陶铸“母鸡孵蛋” 陈序经“抓教授”

陈序经(左一)私下与教授关系甚笃,图为他与陈寅恪(中)、姜立夫合影。


  饱尝了停办之苦的暨南人,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复办。他们招贤纳才,励精图治,为的就是重现当年的风采,将暨大建设成为名副其实的华侨最高学府。

  总理推荐,“大师”最团结“高知”

  “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非大楼之谓也。”对于重建初期全校只有88位教师的暨南大学而言,能不能“网罗天下英才为己所用”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

  关于师资的问题,校长陶铸说得十分生动:“师资要自力更生,其他学校支援一些,搞些母鸡来,有了母鸡就主要靠自己生蛋孵小鸡,搞自力更生。”为此,他还多次亲自出面到中央有关部门,选调教授支援暨大,引来不少能“孵蛋”的“金鸡”。

  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陈序经,20世纪中国学术史、教育史和文化史上的大师。周恩来曾亲自向陶铸推荐,称之为:“最善于团结高级知识分子的学者专家,能聘请到一级教授任教的教育家。”

  1963年1月,陈序经担任暨南大学校长。他对担任校长一职颇为自豪,他曾经说过:“这就是我的暨大,我将要在这里工作。”

  平易近人,小轿车成暨大“校巴”

  陈序经校长知人善任,“抓教授”是其办学的一大特色。凭其过人的器量和待人挚诚的吸引力,许多名教授前来暨大任教,如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李天庆教授,中山大学的廖翔华教授及夫人杨秀珍教授、陈如作教授,华南工学院的卢文教授等,充实了暨大的师资力量。

  他“抓教授”的办学特点还表现在对教授的尊重方面,他有一句口头禅:“我是为教授服务的。”对所请的名教授,每个人的学术经历和特长,不用去人事部门翻档案,他就能如数家珍。所以他所聘请的教授大都能严格自律,大大提高了学校的教学水平和知名度。

  虽为一校之长,但是陈序经一如既往地平易近人,从来不摆架子,亲切地面对老师和学生们。就任以来,虽然陈校长家在中山大学,但他总是准时来暨大上班,他上班乘坐的小车也成了暨大老师的“免费巴士”。

  他十分关心师生冷暖,每在校园里遇到教师,他总要停步问话。他亲自登门慰问暨大每位教授,对生病教师更是悉心关照。他常常深入到教工、学生中,连全校的大扫除他也参加,并对各单位分工地段,了如指掌。

  在任年半,深入贯彻“教授治校”

  由于他曾游历、考察过东南亚各国,与南洋侨胞有相当广泛的接触,在华侨社会有声望,他对华侨人士也很亲切。在暨南任职时,有些学生家长来校看望子女,他常亲自接待,使学生家长甚为感激。

  陈序经还亲自主持制定了暨大“十年培养提高师资规划”,提出了在十年内逐步把暨大办成一所规模完善、质量优良的重点大学的目标。

  在其主政期间,学校各项工作得到稳步发展。如1963年招收新生548人,其中有华侨、港澳学生441名;1964年2月,中国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列入暨大建制。

  尽管只在暨大担任校长一年半,从1963年1月到1964年夏,陈校长用他丰富的经验和卓越的才华,给暨大带来了勃勃生机,至今传为美谈。他的“教授治校”“我是为教授服务的”等办学理念,至今仍值得大学当政者学习、深思。

暨大老校长陈序经的儿子陈其津向记者讲述父亲的故事。

  峥嵘岁月

  捐资百万建亚洲最大教学楼

  香港知名人士王宽诚先生为支持暨大重建,率先向暨南大学捐赠了人民币100万元。

  当年的100万,是一笔巨大的款项。学校领导经过研究后,决定用这笔捐款建设一座当时最急需的教学大楼。建楼工程于1959年动工兴建,1960年竣工。

  教学大楼坐落在暨南园南部正中位置,坐北朝南,面向南大门,总建筑面积为13200平方米。建筑风格中西合璧,气势磅礴。这是暨南大学复校后兴建的第一座大楼,也是当时亚洲地区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教学大楼。年前因校园建设需要拆除,引发校友纷纷返校拍照留念。

  从“预科班”跃为综合大学

  暨南大学的复办,本是缘于华侨学生学习程度的差异。因此,原计划是重建第一年只先开办预科,第二年才开办本科。但是,复办之后,由于发展速度迅猛,很快就具备了开办本科的条件。

  因此,学校第一年就开办矿冶系,水产系,航海系,中国语言文学系和历史学系,5个系11个本科专业和预科。这些专业的开办,大多是按照暨大的生源和广州的独特地理情况而设定的,有着侨校特色和地域特色。

  不久,暨大又增设了化学系、经济系、数学系、物理系等基础学科,并增设了一批新的专业。同时,将航海系调出,以筹建广东海运学院;将矿冶系调出,成立广东矿冶学院;水产系分出一部分,成立广东水产专科学校,一部分留下,改设生物系。很快,暨大就走向了综合性大学的发展道路。

  经过这样高速的发展,到1960年秋季,暨南大学已经发展成为一所文理科综合性大学,至1965年秋季,全校在校学生达2927人,其中华侨、港澳学生2201人,占75.2%。
  
  “石牌农民夜校”教珠算书法

  当时校园中还有一个石牌村。地点就在现经济学院大楼和医学院大楼及邻近地段。校园中还有农民耕种的一些菜地和水田。现图书馆前面的草坪是菜地,苏州苑教授楼一带则是水田。由于学校和石牌村共处校园中,有时难免会产生一些矛盾和摩擦。

  为了改善与石牌村农民的关系,暨南大学于1963年秋季决定办一所夜校,招收石牌村失学的农民子女入学。夜校取名为“石牌农民夜校”。

  石牌农民夜校当年招收了三四十名学生,基本上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儿童。夜校根据农村的实际需要,开设了语文、算术、珠算、书法等几门课程。夜校在每天晚上7至9时上两节课。在教学上强调实用,讲课少而精,少讲多练。当时,中文系的学生宿舍(即原建阳苑4栋,已拆除)与石牌村相邻,每逢年节,石牌村的学生都提着炸油角、糕点等来慰问老师,老师也到学生家中访问。

暨南大学教学大楼,曾是亚洲地区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教学楼。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