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地理·羊城] 书生“多快好省”挖明湖

如今的明湖,已成为暨大的标志,更成为暨大人的精神家园。


  历经周折终于落户广州后,暨南人在一片空白之上,开始了他们艰辛的创业之路。挖明湖、建蒙古包和亚洲第一教学大楼……在那火红年代里,梦想正在升腾,暨南也在大家的胼手胝足中日益兴旺。

  提起上世纪50年代复办初期的艰辛与甜蜜,最让经过那段岁月的暨南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就是当年师生合力用肩膀挑出明湖的往事。
  
  明湖是师生“用肩膀挑出来的”

  暨南大学刚刚落户石牌的时候,校园内可说是一片荒芜,教学和生活用房都很少,办学的条件相当艰苦。当时的暨大校园,只是“两个荒洼,一片坡地”。当时全校8个系的2000多名学生中没有谁对这样的校园环境感到满意。不过当时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因此要想改变这样的环境,就只能靠自己的双手了。

  由于两块洼地的存在,美化校园的第一步就顺理成章地从改造洼地,修建人工湖开始。从1959年10月8日起,全校师生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挖掘人工湖,历时两个多月完工。当时的挖湖工程靠得全是“原始劳动”,毫无机械化的设备助阵。

  在王越、梁奇达等校长带领下,师生们用锄铲挖土,用簸箕装泥,用肩膀挑土,各个系各个班轮流上阵,日夜兼工。而到工程后期,当挖到深处的烂泥层时,人的脚陷在泥里,举步维艰时,同学们更是自发地排成一条长龙,用铁桶、脸盆、一递一接地将烂泥传出去。

  当时暨大的学生多来自海外城市,没有劳动习惯,要把那大约7亩洼地的泥土搬走,挖深成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在困难时期,伙食营养跟不上,还要从事这么大强度的劳动,辛苦可想而知,有的学生甚至患上水肿病。
  
  湖分日月,中文系名师命名

  但在那个火红的年代,师生们劳动热情高涨,工地上整日响着各系各班之间互相鼓劲、互相竞争的号子声。为了赶在雨季到来之前完工,工程后期全校师生还发起了一次挖湖的“大会战”。当时的场面可谓是蔚为壮观:白天,几十条“人龙”盘踞在挖湖工地上,口号声不绝于耳。夜里,虽然口号噤声了,但是“人龙”依旧影影绰绰地闪现着。当年,梁奇达老校长曾赋诗一首,描述了这激动人心的场面:“建校挖湖号令响,豪情似火三千丈。雨淋日晒等闲事,练就红心铁肩膀。”

  经过两个多月的辛苦劳动,人工湖终于修建完成。而为自己辛苦的成果取一个好的名字,就成了此时每个暨大师生的最大心愿。为此,暨大在全校范围内公开征集湖名。几经挑选,最后决定采用中文系萧殷主任和杨嘉老师的建议,将人工湖命名为“明湖”,寓意是“战胜困难,取得光明”之意。湖分两边,状似日月,总称“明湖”。东边为“月湖”,西边为“日湖”,早迎朝阳,晚映月光。

  岁月流逝,但今日明湖的美丽从来没有因为岁月风霜而减少分毫。她的美丽来自修建明湖的暨南人。

  暨大学生“吃饭不定量”,全国独一无二

  上世纪60年代大学生的统一伙食标准为每人每月12元,从1964年起增加到每人每月15元。学生都集中在饭堂就餐,每台8人。当年的暨大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尤其是同一学习小组的同学,每日三餐在一起吃饭,就像一家人,亲密无间。

  当时正处经济困难时期,物资匮乏,副食品供应紧张。暨大是华侨大学,副食品供应比其他大学好些。节日加菜,一般是每人加一块腊肉或一条腊肠。

  陶铸校长对暨大学生非常关心,他一再强调,要把饭堂办好。1964年,时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的陶铸同志在暨大主持召开了一次有省市有关部门和广州地区高校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专门研究改善大学师生伙食和副食品供应问题。根据陶铸同志的指示,暨南大学的学生饭堂开始实行吃饭不定量,这在当时全国大学中是独一无二的,充分体现党和政府对华侨、港澳学生的特殊照顾和关怀。暨大学生“吃饭不定量”,全国独一无二。

明湖就是这样被师生“挑”出来的。

吃饭不定量,暨大学生好福气!

  石牌轶事

  “蒙古包”的周末舞会

  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暨南大学的学生食堂是暨南园中最具特色的景观之一。

  这个四座食堂从外观看就是四座“蒙古包”。这四座“蒙古包”位于现邵逸夫体育馆所在地,成花瓣型分布在东南、东北、西南、西北4个方位,并有连廊相通,共同围绕着建在中心位置的公用厨房。

  每座蒙古包可容纳数百人用餐,基本上是两个系的学生共用1个饭堂。蒙古包的周围均为玻璃窗,墙边设有壁柜,供学生存放餐具。

  蒙古包不仅作饭堂,而且也是举行舞会的场所。每逢周末或假日傍晚,幽幽的肉香、菜香和饭香飘散过后,曼妙的歌声、欢腾的鼓乐声就响起来了,还吸引着华工、华农、华师等周边兄弟院校的年轻人。

  “不洗手”的文工团员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暨大文工团就以东南亚歌舞而颇受赞誉,被称作是“北有东方歌舞团,南有暨大文工团”。

  1965年初,印尼外交部长应周总理的邀请到广州参观访问,暨大文工团参加了当时欢迎仪式。在机场等候外宾到来时,周总理来看望暨大文工团的演员,并他亲切地与站在前列的学生周佩梅握手。握手时,周总理问道:“有无外语系的?”此时,身为外语系学生的周佩梅由于激动,已经答不出话来了。倒是后排的队员指着前排的周佩梅对周总理说:“有!”周总理随即笑了笑,用英语问周佩梅:“How are you!”周佩梅又激动又紧张,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了,只好站在那里一直笑。周总理随即说:“暨南大学是华侨高等学府,来自国外的子弟多,外语要掌握好。”

  回到学校后,周佩梅成了众人羡慕的对象。同学们要求周佩梅不要洗手,纷纷地与她握手,来分享握伟人的手。一时,成为文工团内的一件趣事。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