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哺社会] 理论勇士“摸石头过河”

  暨大在广州复办后,始终与国家的前进节点相呼相扣。


  将暨南大学复办地点选在广州,绝非巧合。这个南海边的中国窗口开风气之先,与海外交流便捷,濒临港澳,与暨大作为侨校的定位恰好吻合。而侨校的优势,也让暨大以不同于其他高校的方式,回馈广东乃至整个国家。

  从校董等大企业家搭桥牵线引进外资,到为港澳回归奔忙出力;从校内学者、理论家探索经济理论,争当改革开放“摸石头过河”之勇将,到加盟政府具体决策的智囊团……暨大以及暨大人的命运无不和中国历史前进的节点相呼相扣。

  一定程度上,这所定位特殊的高校,正是广东改革开放中一个殊为重要的高校窗口。


  上世纪50年代,顾准对中国照搬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表示异议并倡导要对其进行“市场导向”的改革,在政治上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60年代,孙冶芳和孙炯倡导价值规律和商品生产,也未能逃脱顾准的命运;70年代末,一群南方的思想斗士同样以极大的勇气,走在了一股春潮的浪尖,为国家的发展开唱。他们便是暨南园的经济学家:蔡馥生、赵元浩、张元元、黄德鸿……

  “当时虽然“四人帮”已被打倒,政治和意识形态氛围出现了松动,但由于理论界认识还相当模糊,没有可供借鉴的先例,提出那些理论要冒着极大风险,这更看出这一批经济学家进行理论探索的可贵。”20多年之后,经济学与管理学知名学者,先后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中旅学院院长、暨南大学副校长的张永安教授仍难掩对前辈的敬仰。

  1978年,张元元鲜明地提出了“不发达社会主义”的概念,并作出了中国将长期处于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的判断,在他撰写的《论不发达社会主义的历史地位和经济特征》中,论述了不发达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十分鲜明地提出,处于这个阶段就要进行“三个补课”:生产力方面,要补现代化科学技术以及在此基础上建立现代化大生产的课;在生产关系方面,要补商品经济的课;在上层建筑方面,要补民主法制的课。

  “事隔20多年后,人们重读这篇文章,仍感到振聋发聩,从现在看来也是满纸风雷和极富预见性的。”暨南大学经济学教授李金亮这样评价。

  1985年,我国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黄德鸿提出了我国工业企业转轨的观点,他认为,随着改革的深化,企业利益主体正位是一个关键,而划清财产关系是企业利益主体正位的根本保证。这就要求政府改变职能,彻底打破条块分割,逐步完善市场机制。

  可以肯定地说,这一批老一辈经济学家的探索,无疑对于廓清长期存在于我国的理论谬误、对于我国经济体制和经济发展路向的选择乃至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都给出了前提性、根本性的学理说明和理论预见。

  霍英东

  穿针引线掀“投资热潮”

  究竟有多少暨大的校董,曾直接或间接到广东投资?“算不清,也查不全。”暨南大学校董会办公室主任叶虹听明记者来意笑了起来,“不说远,刚刚仙逝的我校董事会副董事长霍英东先生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霍英东先生从1980年开始被聘为暨大董事会董事,早在改革开放之初,他便率先到祖国内地投资,广州白天鹅宾馆、中山温泉宾馆等,皆为当时留下的杰作。他晚年致力于开发南沙港,对联结香港、支持珠三角与广东经济建设有极大贡献。迄今为止,其在内地的投资、捐赠已超过50亿元。

  “霍老曾为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永远名誉会长,他不但身体力行,还多次组织考察团来广东,拉动了港商在广东的投资。而像他这样为广东乃至整个大陆的经济付出的校董,在暨大校董会里举不胜举。”叶虹介绍,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马万祺、“金利来”王国创始人曾宪梓等等,都是暨大的校董。

  创新之举
  
  全国首办市场学

  暨大是全国高校中最早开办市场学系的高校,在改革开放初期填补了一项空白,同时还组织成立了全国公认最早的高校市场学学会,会址、会长都在暨大。

  “当时开市场学,我们曾受到责难,因为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争,当时还未明朗,开办市场学与传统经济学背道而驰。有人认为这是走了资本主义的老路。”张永安介绍。争议的同时,也带来了全国的轰动,暨大出版的《市场学原理》,一次次重版,到目前已经是第12版。

  当时,深圳经济特区还成立不久,市场经济理论指导方面还有许多困惑、困难,中大等高校还远未形成一支经济研究队伍,暨大是广东当时最主要的经济智囊团。
  
  赴港澳开班授徒

  上世纪80年代初,受香港中旅(集团)公司、澳门中旅社等单位邀请,张永安等暨大教师赴港澳地区讲学。

  “当时,香港人对内地办学水平怀有疑惑,为保险起见,他们同时请了香港大学的黎教授,由他讲授三天,我们讲授三天,最后他们对暨大的教师很满意,希望多和我们合作。”张永安教授回忆,一直到90年代末,这种合作才告一段落,当时,暨大教师为香港中旅、粤海等企业培养了两三千名学生。

  张永安介绍,暨大历来重视理论与实际相结合,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与南方大厦的“南南合作”等延续至今。

  10多年前开启校市合作佳话

  在暨南大学档案室,一份十多年前的旧资料引出了一段校市合作的佳话。

  这份资料全称为《南海市邮电局与暨南大学关于培训科研合作及兴建教学楼的协议》,由当时的南海市邮电局局长邓镜源和时任暨南大学校长的周耀明签署,时为1993年8月30日。

  “当时,在理工学院院长吴恭顺教授的带领下,为南海市邮电通讯现代化与开拓各项业务给予了技术上的支持,效果很好。”提起往事,当年的一位知情人说,因为这个机缘,南海邮电局有意与学校进行更多的合作,双方约定,从1993年开始,暨南大学连续三年为南海邮电局在职人员进行计算机运用等内容的培训,每批50人,连续五年为在职干部进行轮训,每批20人,南海邮电局回赠300万建南海楼,合作结束后,产权归暨南大学,支持学校发展。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