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势学科] 公共安全 异军突起

  白云机场主航站楼的强度校核及稳定性分析就是来自暨大工程力学团队的“可行性报告”。

  非典的暴发,使公共安全成为关注的焦点。


  曾经,暨南园建阳路尽头有一座古朴的大楼嵌入,乍一看,会以为是“文史夫子馆”,实际上赫然入墙的“理工学院”四个大字早就标识这座大楼与科技时代命脉紧连,内里“捣鼓”的小实验,说不定就是象牙塔外大创举的摇篮。

  如今,新楼矗立,极富现代感的新战衣更是透着英气,向人们预示着——新科学,在这里异军突起。

  去年5月,暨大公共安全研究中心挂牌成立,至今“出道”一年多,就成为了广东多个领域的“中坚军团”,在多个项目的“与非门”中,给出精准答案,在“新科学”中名声大噪。

  “比如说,随着医学不断发展,人工器官将大有作为,而我们就是要为它做‘胚胎筛选’。”看到大家向“公共安全研究中心”投来的困惑眼光,理工学院院长、该中心副主任马宏伟教授解释,人工器官表面看是医学问题,但当中还包含了器官材料是否安全的关键问题,这个就是公共安全问题。“在社会上发生的大事件,特别是有相当一部分看起来是‘天灾人祸’的,实际上是缺乏预警,如果能提早对同类项事件进行研究和预防,是可以避免的。”

  据了解,公共安全已成为涉及每个人生命财产的重大社会问题,中国每年因公共安全问题造成的GDP损失高达6%,每年安全问题夺去20万人的生命,全社会的公共安全面临着十分严峻的挑战。正是在这样的新时代背景下,孕育了有关公共安全研究的新学科,当中暨大公共安全研究中心是广东高校首家相关研究机构,以暨南大学原校长刘人怀院士为学术带头人,主要研究方向有:大型工程结构故障诊断与安全评估、食品安全与检测、生物材料安全与检测、环境安全与评价、核电站对周围环境安全分析等。

  “华南地区,尤其是广东在经济社会大发展的关键时刻中,十分需要公共安全的研究。”马宏伟说,作为如今新科学的一种,它不归属于某一学科,而是一个平台,研究项目实现的是大跨度、多学科交叉融合。“之所以在暨大的理工学院率先设立,主要是这里有着强大的技术科研力量支撑,比如说我们的建筑科学、食品科学、材料、环境科学等,不仅技术优势明显,还配合密切,易于操作,遇到项目就能迅速地组建一支技术全面、过硬的科研队伍。”

  公共安全研究,无疑是新科学中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像暨大公共安全研究中心才成立一年就已经出色地完成了几个漂亮动作,如广深高速公路的噪音屏鉴定、人工器官工程中心的成立、多个大型建筑物结构检测等。”理工学院副院长王璠充满信心地说,“目前广东省高校科研型重点实验室也落在了这个中心,希望我们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人居环境空气安全、社会安全等方面实现公共安全科技持续性原始创新。”

  工程力学“丈量”城市地标

  在广州,无论新旧“羊城八景”都能感受到暨南工程力学的社会贡献,不少著名图景的建起、维新都有暨南人的智力支撑。最新的就要数广州新白云机场,据悉,这个备受建筑界赞誉的新机场,其核心建筑之一——主航站楼的强度校核及稳定性分析就是来自暨大工程力学团队的“可行性报告”。

  除了这些城市地标性建筑外,广州重型机械厂、茂名石化化工基地等建筑和课题也都交给了暨大应用力学研究所去“丈量”,提交可行方案。“不要以为这支在广东建筑界小有名气的‘工程队’资历老,实际上它是一支年轻、充满活力的团队。”据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刘人怀介绍,暨南大学工程力学学科是在1992年由国务院侨办批准的应用力学研究所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2000年建立力学与土木工程系,为系所合一的教学科研单位。“虽然只经过10多年的发展和积累,但在板壳结构分析与应用、包装力学、结构损伤检测理论与应用、阻尼材料及振动控制等领域已形成了明显的特色和优势,凝聚了一批在国内外有影响的青年学者,特别是在板壳非线性微分方程求解、板壳的非线性理论与计算、板壳理论的工程应用等三个方面,优势十分突出。”刘人怀院士说,“其中,最具优势的板壳非线性问题正被国际视作前沿研究课题。”

  据介绍,该学科2001年工程力学硕士点开始招生,2003年工程力学博士点开始招生,同年工程力学学科被批准为国务院侨办重点学科,2004年以工程力学学科点为依托的工程结构故障诊断实验室被批准为广东省高校重点实验室,由广东省财政厅与暨南大学共同投入1350万元进行实验室建设。

  由于团队的研究工作在国际上有良好的声誉和较高的国际地位,因此,虽然很多高中生明知道“力学”困难,但暨大的“力学与土木工程系”本科招生都十分顺利,很多考生可以说是“慕名而考”。

  前沿研究

  重点实验室“第一单”

  为广东建筑出“工程结构故障诊断书”

  落户在暨大理工学院的广东省高校科研型重点实验室,就接了一个“大单”,要为广东建筑出“工程结构故障诊断书”,而省财政厅则与暨南大学共同投入1350万元进行实验室建设。

  据悉,该实验室的性质早被敲定,就是要在大型建筑工程中,对与工程故障有关的振动、稳定、冲击、减震技术、监测技术、故障诊断方法和对带缺陷结构的可靠度等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应用最新的技术和材料对工程故障进行诊断和智能控制。

  “不要小看这份‘诊断书’,它可以为防灾减灾提供可靠的理论依据和经济有效的措施,把可预见灾难发生的可能性减至最低。”兼任实验室副主任的王璠教授说,一本“诊断书”中包含了板壳结构的弯曲、振动、稳定性、冲击、断裂、损伤和疲劳等问题,对大跨度板壳结构、压力容器壳体结构等工程有着积极的“保障作用”。此外,如今高层建筑林立,其上部结构-基础-地基动力相互作用的探索,关乎到建筑体系隔震、减震的改进和优化,“这些都需要实验室出具‘诊断书’,给市民和社会一个放心。”王璠说,“任务很重,但是一个好的机遇,做得好不仅能为社会建筑安全保驾护航,还能反促进学科的发展,取得双赢。”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证030190
未经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新闻信息中心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