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网站地图 点击统计
 首页>>校友校史>>校董校友动态
怀着几代人的归根梦想赴西部
(发布单位:信息管理办公室  来源: 日期:2006-7-12  点击: )

怀着几代人的归根梦想赴西部
――暨南大学缅甸籍西部志愿者高天龙访谈
    今夏毕业于暨南大学的缅甸籍学生高天龙报名参加了2006年的西部志愿者服务计可划, 7月,他将接过暨南大学香港籍西部志愿者潘妮娜的接力棒,到广西田阳县的五村小学教书,在那里度过两年的传道授业解惑生涯。将要赴任的他,有幸成为了我国西部志愿者服务计划实施以来的第一个外国人志愿者。
    高天龙的祖籍在福建省龙海市海澄镇,在缅甸仰光大学经济系本科毕业后,2002年,他又考入暨南大学汉语言专业。在暨大的四年学习时光,他不仅学习优异,每年都获得中国国务院侨办的“国家华侨华人一等奖学金”,今年又获得了暨南大学二等奖学金;而且他还热心公益事业,参加了暨大青年志愿服务队“Worm Touch”老年组,经常到社区或者老人院为老年人服务。
    高天龙个子不高,带着眼镜,很瘦,显得有些腼腆,但打开话匣后,记者发现他很健谈。
    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你了解这个计划吗?
    高:我去年就知道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是由共青团中央、教育部、财政部、人事部共同组织实施,按照公开招募、自愿报名、组织选拔、集中派遣的方式,招募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生,到西部贫困县的乡镇一级从事为期1-2年的教育、卫生、农技、扶贫以及青年中心建设和管理等方面的志愿服务工作。
    问:你为什么会报名去西部呢?你怎么看待西部计划呢?
    高:我在缅甸的乡村生活过,缅甸的乡村比中国农村的状况要差,很多人连饭都吃不上。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深刻体会到贫困地区对人才的需求。我认为这个计划更多是号召在东部培养的人才去西部服务,这是很有意义的,就象一杯水,已经满了,再倒进去就溢出来了,不如倒到一个空杯子。哪个地方最需要人才,我就会到哪里去。这样更能找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问:那你可以回缅甸啊,去两年广西你觉得会耽误你以后找工作吗?
    答:我的爷爷是在清末从福建到缅甸的,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家族三代人都想回到中国,回归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身份,但爷爷在国民党时期因种种限制,愿望最终无法实现,带着遗憾去世;而父亲以华侨身份在缅甸生活了70多年,虽然从没回过中国,但归根梦想却一直延续至今。到了我这代,应该说,回归的愿望更为强烈,去西部服务两年,就是想对中国有更充分的体现,我希望两年服务期过后,我依然能留在中国,即使是留在一个穷困的山区也可以,我只是想在中国扎根,繁衍后代。
    问:如果不能实现呢?
    答:那我的后代会继续努力,儿子不行,还有孙子……就象愚公移山一样,最终会实现梦想的。
    问:你在缅甸仰光大学拿了经济系的学士学位,又在中国读了四年汉语言专业的本科,如果回缅甸就业,应该比较有优势吧?
    答:当然,找到一份差事是没有问题的。但缅甸经济比较落后,发展空间有限。
    问:你们家在缅甸的生活怎么样?
    答:我以前生活在农村,家境较为贫穷,现在已经搬到了城市里。我从8岁就开始工作,一直都是边读书边工作。
    问:你的中文水平怎么样?
    高:学习好汉语一直是家人对我的期待,我从小就在私立学校学习中文。后来在缅甸读了四年本科,拿到了经济学学士学位,但为了提高汉语水平,我又来到暨南大学读汉语言文学专业,现在已通过了汉语水平测试和普通话水平测试。
    问:你是在缅甸出生、长大,怎么会这么执著地学中文呢?
    答:在那里生活的许多华侨华人家庭都有很深的中国情结,现在还有一些人家里挂着毛泽东的画像。
    问:你去过中国哪些地方?
    答:我去过很多地方,去过东北三省、贵州、云南、上海、杭州、苏州、南京、福建、海南……我总是坐最便宜的交通工具,住最便宜的国际青年旅社,花很少的钱。
    问:你去西部分配在哪里?
    答:我将接手暨大香港籍学生潘妮娜的工作,到广西田阳县五村中心小学当英语老师。
    问:你去过田阳县吗?了解那里的情况吗?
    答:我没去过,但我有同学参加“三下乡”活动时到过那里,拍了很多照片,也听了潘妮娜的介绍,有了一些了解,知道那里条件很艰苦。不过,象潘妮娜一个女生都能忍受,我肯定可以的。我只担心用水问题,因为我从小在江边长大,没有水对我来说是难以想象的。
    问:潘妮娜和她男友黄乾宇回校作志愿者服务西部报告会时,你在现场受感动了吗?
    答:我很少被人感动,但我很钦佩他们,潘妮娜作为一个香港来的“千金小姐”,能吃这么大的苦,他们就是我的榜样。
    问:潘妮娜在那边工作,刚开始很不顺利,但经过她的努力,后来还是做得很成功,得到了学生的信赖和尊敬,这些情况你了解了吧?你对工作有些什么打算和准备呢?
    答:上次潘妮娜回学校时,我和她进行了三四个小时的沟通,她把那里的情况都跟我说了。我会继续按照她的教学方法来教学,如教英文歌曲,还可以配合舞蹈,以轻松、活泼的方式学英语。我已经买了一些光碟准备带过去。
    
记者后记:高天龙的普通话说得很好,聊天中,记者总会忘记他是一个外国人,而高天龙也常用“报效祖(籍)国”“回到祖(籍)国”等话语,谈论到自己几代人的回归梦想时,他显得颇为激动。也许,“中国人”的身份已经烙在了他的骨髓深处。无疑,他的“西部”之行体现的是一种别样的“情感”:中华血脉在他乡的土地延续着,即使是在异国出生、异国长大,有些甚至在异国度过一生也不曾回中国(如高天龙70多岁的父亲),被中国人称作“外国人”,但他们依然魂牵梦绕着这方故土……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查看更多留言
dot发表留言
  • 留言代表游客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留言内容请遵守法律及公民道德规范,不得发表暴力、色情、反动内容
  • 本留言专门为校庆网站开发,为校友提供建议留言的平台
  • 姓名: (可以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 >> 暨南大学主页 暨南大学董事会 暨南大学校友会 澳门校友会 香港校友会 香港办事处 澳门联络处
    新闻中心 第一届亚洲大学生田径锦标赛 中国校庆网 中国侨网 GCCC世界华裔青少年华文卡通原创大赛
    教育科研网 新浪校园专题:暨南大学建校100周年 建设银行与暨南大学合办名校卡
     
    版权所有©2006-2007 暨南大学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01号 邮编:510632
    制作和技术支持:信息管理办公室 维护:宣传组·信息管理办公室